文學 National Literature

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文學 > 散文

白薯的清香

作者:李紹德 發布時間:2018-06-05 原出處:彝族人網

  傍晚,走在武定縣城的體育館旁,空氣里彌漫著絲絲香甜,只見前面有一位大嫂正在賣烤白薯,那香氣就是從她那兒飄來的。我立即掏錢買了一個,剝去皮,吃一口,那種香、甜、糯、燙的感覺,瞬間在全身蔓延開來……
YNx彝族人網


YNx彝族人網

  白薯,像我們的鄉民,敦厚質樸。它不需要精心耕作和管理,也不擇土地厚薄,只需剪下一節枝蔓插在土里,就會生根發芽、開花結果。YNx彝族人網


YNx彝族人網

  記得小時候,糧食奇缺,經常吃了上頓沒下頓。餓得慌了,就把貪婪的目光瞄向農戶偷偷的在房前屋后種植的白薯地。每次都要想方設法引開看守的老奶奶,才能下手。我們將偷來的白薯用手袖上簡單地擦一下,皮一啃,就生吃了,那脆生生甜津津的感覺一下子充溢了身心,讓人終身難忘。YNx彝族人網


YNx彝族人網

  后來包產到戶,條件好了點。母親知道我愛吃白薯。就在飯做熟之后,趁灶膛里的火灰還很紅旺,揀幾個白薯埋在里邊。半個小時的工夫,白薯就燒熟了。YNx彝族人網


YNx彝族人網

  燒白薯有一種特殊的香味,比起蒸、煮的白薯,口感更加軟糯甜美。我放學回家,從灰燼里掏出白薯,捧在手里還是滾燙的,燙得我像玩雜技似的將白薯在雙手間拋來拋去。只要剝開外面一層焦黃的皮,那香氣就直往鼻孔里鉆,撩撥得我口水都快淌下來了,咬一口軟糯糯、甜潤潤,那份溫暖與踏實像母親撫摸我的雙手。YNx彝族人網


YNx彝族人網

  秋冬之時,我常做的一個活兒就是倒白薯,所謂“倒”,就是在別人收獲過的莊稼地里揀漏,村民莊稼收得仔細,要想“倒”出成果并不容易,如果半天能刨到十來個,那就是非常高興的事了。我們在路上比誰倒得多、倒的個頭大,歡快的笑聲把樹上的麻雀都驚飛了。YNx彝族人網


YNx彝族人網

  每到過年,母親都要很奢侈地做一道菜——紅燒白薯。母親說,這菜象征著圓滿,全家團團圓圓。母親將白薯蒸熟,碾碎后加入面粉和糖攪拌均勻,做成一個個圓形,倒入油鍋里炸至金黃撈起。看著金燦燦的紅燒白薯,我迫不及待地拿起一個放到嘴里,外脆內軟,滿口香甜。那種細膩、柔滑、香甜的感覺真是美得難以言說。YNx彝族人網


YNx彝族人網

  時過境遷,白薯作為一種粗糧,如今已遠離了人們,偶爾想起來,也只是為了嘗個新鮮,換換口味。然而,白薯這種家鄉的味道,卻始終在我的心底流淌,就像靜靜守候在老屋的雙親一樣,溫暖,厚實。YNx彝族人網

編輯: 發布: 措扎慕 標簽: 
收藏(0 推薦(
本站僅限會員評論。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內容。 您好:
七星彩app 北京快乐8开奖网站 22选5超长走势图 永利棋牌? 幸运快3骗局全过程 快乐彩浙江快乐彩十 澳洲幸运10下载 黑龙江36选7开奖 甘肃快3 股票市场几点开盘 汽车车联网是什么意思 下载贵阳捉鸡麻将 北方推倒胡麻将胡牌规则 体彩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计 欧洲杯澳门即时赔率